表面风平浪静,但并不意味着扫赌风暴偃旗息鼓,警方的行动依然在有力地进行。昨日,从延边方面得到准确消息,两位前延边足球队教练已经被辽宁警方带到沈阳协助调查。而据圈内人士猜测,此次协助调查,两位教练H和Z可能受到了尤可为、王珀等人的牵连。他们将向警方重点说明2005年到2007年期间的一些情况。

中国足球历史上,延边队始终是一支非常有实力的球队,可是多年来困扰队伍的资金问题又很难摆脱。而最近国务院调研组对中国职业联赛不断出现的问题也有了基本结论,其中俱乐部长期拖欠球队工资奖金,是导致球队参与赌球和打假球的一个重要原因。

延边足球在过去几个赛季也经常出现工资拖欠情况。这支本来很有希望的队伍几经波折之后,在联赛中表现得起伏很大,有时甚至也有点让人看不懂。在2009赛季,这支队伍逐步趋于稳定,表现出扎实的基本功和顽强的作风,偶尔有些起伏。

但是在2008赛季,延边队一度风风火火位居积分榜第二位,后来又滑落到积分榜第七位,在当年中甲联赛第二循环开始后,球队出现了极其反常的表现。当地人士形容“延边队像坐上了滑翔机,迅速下坠。”不久,延边队更换主教练,但效果不佳,球队接着就输给了中甲弱旅北京宏登队、后来又在主场以0:2输给上海东亚的队。当时,延边足球俱乐部断定,球队内部出了问题,随即开始调查,并且有了惊人结果。

经过调查之后,延边足球俱乐部不久之后就公开表示,球队当中有几名球员出现了严重的违纪现象,球队内部已经作出了处理。而究竟是什么样的严重违纪现象,俱乐部一开始并没有明确说明。很多人猜测,其中有涉假行为。

果然,当时的俱乐部负责人后来也公开地表态:“目前延边队的少数队员没做到洁身自好,沾染了一些不良习气,尤其是极少数队员出现了严重的违规违纪现象,俱乐部已对个别球员做了停赛、警告等处分,以纯洁队伍,让队员远离酗酒、假球等恶习。”“远离酗酒、假球等恶习”,非常明显,延边俱乐部发现内部有人涉嫌打假球,而且已经成为恶习,既然是恶习,就已经是长期存在的不良现象。俱乐部似乎发现有部分球员被某种力量所控制,而他们采取的办法也只能是对球员采取三停处罚。但是,球队的教练组是不是有问题,他们是不是与那些球员有关联,俱乐部并没有进一步公布消息。

而那些极少数“沾染恶习”的球员究竟是谁,延边俱乐部也没有公布。如果此事放到2009年,在司法力量强势介入中国足球的大趋势下,恐怕又会有球员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而他们的幕后指使究竟是谁,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扫赌风暴蔓延到延边足球,多少有些出乎人们预料,但是如果顺着目前警方侦破的路线就可以看出,从王珀和尤可为这两个突破口拓展下去,一定就会有丰厚的收获。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在中甲联赛领域已经掀起了一股强劲的暗流,正在涤荡足坛底部的沉渣。延边足球的卷入,同样是与2005年到2007年中甲联赛中出现的怪现象有关。

延边这两位足球教练H和Z在前不久被辽宁警方从家里带走,他们正在沈阳协助警方调查,而事态的发展究竟会如何,目前尚不明朗。延边足球界也非常关注此事,但他们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等待事态的进展。一位资深人士还透露,很多人都怀疑这两位教练可能与王珀或者尤可为有牵扯,或者配合王珀他们参与过赌球。

尤可为和王珀都在中甲联赛混迹多年,与诸多中甲球队都有或远或近的接触。而广药队与山西陆虎队在联赛中与延边队都必然有过交手记录,而延边队的两位教练自然对他们也并不陌生。其中,2006年,山西陆虎队与延边队的比赛结果颇有玄机,他们都在主场1:0取胜客队。

王珀在足坛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就是带领呼和浩特队征战客场延边。当时王珀不知从哪里获得的资金和力量,全力运作球队到客场延边打比赛。但是他最终没有成功,而球队在延边发生了哗变,王珀的如意算盘最终落空。

延边队确实是一支令人难以琢磨的队伍,也许是发挥太不稳定,延边队在2006赛季中甲联赛中大起大落的比赛很多,但是一般的输赢都在一个球左右,偶尔有大比分获胜。不过,在对阵有冲超欲望和冲超实力的队伍时,延边队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2006赛季中甲联赛第十轮,延边队在上半时主场2:0领先广药队,但最后下半场却被连进三球,最终以2:3输掉比赛。2007赛季的中甲联赛,延边队与广药队两度交手,主场0:2失利,客场1:3败北,一共送给广药队6分。排除默契球的因素,延边队也是2007年广药冲超的“功臣”之一。但是,这一切都还停留在猜测阶段,这其中到底有没有什么牵扯,最后还要通过公安机关的调查来最后证明。而在广药俱乐部前副总杨旭等人被刑拘之后,这段历史要想解释清楚并不难。

延边足球曾经是中国足球的一面旗帜,但是伴随着职业联赛的推进,这支队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在失去了企业赞助之后,队伍一蹶不振,基本常年在中甲联赛挣扎。但是,只要与延边队打过比赛的球队都会有一个感觉,这是一支强队,至少当年的底子还是有一些的。

其实,中国足球圈内人士普遍认为,延边足球队曾经具备相当强的实力,他们冲不上中超联赛,常年蜗居次级联赛,也是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其中自然就有经济方面的因素,但也有其他人为的因素,其中这个人为因素最为致命。

近几年来,延边足球也不断年轻化,球员年龄普遍偏低,在中甲联赛中的表现也起伏很大,这种时好时坏的表现从技战术的角度看似乎也是正常的。一位曾与该队交过手的球员曾经感叹说:“延边足球的确没有前几年好了。”

确实,延边足球经历的苦难实在太多了,几度走投无路被当地政府托管,又几度在悬崖边缘起死回生,经过这么多次折腾,球队的战斗力依然还在,实属不易。熟悉延边队的人士都认为:“延边队队员的个人能力都很强,配合也很熟练,是典型的整体足球风格,队伍现在也比较年轻,其中一些球员颇具潜质。”

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在2006年3月14日曾经差点终结自己的“生命”。因为长期拖欠工资奖金,中国足协作出了严厉处罚,暂时不予以注册,取消两队参加足协杯首轮赛事的资格,为此,当时的上海申花以及南京有有两队成为此事最大的受益者,按照足协的有关规定,两队足协杯的首场比赛被判为3:0获胜。

后来,在延边当地政府出面协调下,延边队才拿到了2005年俱乐部拖欠的近300万工资,中国足协也为延边队完成了中甲注册。看似有惊无险,但其中似乎也充满了苦涩。前辽足俱乐部总经理程鹏辉曾经在2006年进驻延边,执掌俱乐部,但是在球队对阵山西陆虎队比赛之前下课。而对于他下课的原因,至今也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从王珀、尤可为牵出当年的广药买球等系列丑闻,当年山西陆虎俱乐部卖球成风,后来又联系到青岛海利丰队背后的涉黑内幕,再联想到如今的延边足球风波,此次扫赌风暴在中甲联赛领域确实引起了强烈的震荡。事实已经证明,从2005年到2006年,中国次级联赛出现了太多的问题。当年赌球和假球为何如此猖狂,其中的原因其实已不用赘述,但时至今日,警方不断顺藤摸瓜挖出的足坛人士,又实在触目惊心。

在赌博集团对中国足球联赛开盘之后,中国次级联赛就深陷其中,中甲联赛的荒唐盘口不断涌现。王珀正是利用这个机会才疯狂操控球队参与赌球的。正像前武汉球员阎毅在被警方拘捕时所说的那样,很难保证都是干净的。而一位熟悉延边足球的人士昨晚则评价说:“这一两年,延边足球总体上还是比较正常的,毕竟队伍年轻,起伏大也是情理之中。而延边足球又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背景,球员一般都不喜欢离开老家。所以,延边球员走出来的很少。但是,如果问被警方带走的那两位教练究竟是因为什么,我想还是跟2005年到2007年那段混乱的中甲联赛有关。”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设为辩论话题民生视点男子在厕所娶妻生子沈阳男子曾令军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厕所小家生活了五年,还娶了媳妇,生了大胖儿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