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结束的澳网成功斩获个人生涯第二个大满贯冠军之后,德约科维奇不但拿到了22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而且也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就在大家都在讨论塞尔维亚人是否已经成为打破费德勒和纳达尔对大满贯垄断之时,一向爱玩的塞尔维亚人不改顽童本色,他暂时将这些严肃的命题抛在了身后,来了一次彻夜的狂欢。

在冠军颁奖仪式结束之后,德约科维奇雇佣了一支塞尔维亚民谣乐队来到了男更衣室为他庆祝胜利,在这里小德同他的冠军团队一直狂欢到凌晨2点多,等到上床休息时,时钟已经走过了凌晨5点。我吼的已经声嘶力竭,小德在第二天下午接受采访时依旧是睡眼惺忪,他说:乐队在一边奏乐,我们则是在旁边跳塞尔维亚的传统舞蹈,我们甚至跳到桌子上狂欢,你应该看看当时的场景,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上它的不同寻常。小德接着说道:在决赛前我并不想多谈论任何事情,因为我必须专注于比赛。但当决赛结束后回到更衣室,所有人都变得疯狂起来,包括赛事总监、赞助商还有工作人员,只要愿意加入庆祝行列的人我们都邀请来了。

这种疯狂的庆祝胜利的方式在德约科维奇的职业生涯中并不少见。去年年底率队为塞尔维亚获得历史上首个戴维斯杯冠军之后,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拉德整个城市都像在进行狂欢节一般疯狂。而小德和他的队友们更像是摇滚明星一样尽情的释放着心中的激情,不过狂欢后小德还是付出了代价,身心俱疲的他不得不用一个长假来让自己恢复。那之后我大概有四到五天都浑身无力,小德说:所以我和女朋友一起去摩纳哥度假,躺在沙滩上放松,才让自己慢慢的恢复过来。

不过比起去年来,这次的墨尔本狂欢之后,小德倒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今年澳网的气温一直不是很高,这非常适合小德的比赛,再加上第三轮同胞特洛伊基打了一盘就伤退都让他节省了不少体力。在过去几年,小德多次因为自己呼吸道的问题而在比赛中途退赛,而遇到炎热的天气,情况就更加糟糕,虽然他在2005年接受过手术治疗,但显然呼吸道的问题并未得到彻底根除。2009年澳网,小德在同罗迪克的四分之一决赛中就因为天气太过炎热而无法坚持最终选择了退赛,去年美网同特洛伊基的首轮比赛中,小德也险些无法坚持打完五盘的比赛。

我们都是普通人而已,小德说:这些健康的问题你必须要非常大的努力才能去克服它。在我的团队里专门有一个医生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包括平时的饮食还有一些过敏的问题等。正是基于自己的健康原因,我和我的团队一直都对我的职业网球道路保持谨慎的态度。小德所说的这位医生名叫伊戈-塞特杰维奇,是在去年七月份塞尔维亚同克罗地亚的戴维斯杯四分之一决赛前开始加入小德团队的,如果你细心的话,会发现在小德澳网包厢里有一位灰色胡子的中年男子,那就是塞特杰维奇。在自己的网站上,塞特杰维奇声称自己是一位训练有素且具备相当专业知识的中医,还曾经参加过在北京举行的针灸研讨会,此外他还拥有新德里印度理工大学的磁疗学文凭,是生物反馈学以及治疗过敏方面的专家。

尽管小德从未曾仔细询问过塞特杰维奇关于治疗的具体方案,但他对自己这位新理疗师的作用还是相当肯定,在他们合作后,小德先后闯入了去年美网决赛、夺得了戴维斯杯进而在今年年初又夺得了澳网。他是一位出色的理疗师,正在小德夸赞他的团队新成员时,塞特杰维奇只穿着一件背心就走进来了。此时小德又展示出自己幽默的天性,他说:他是一名伟大的医生,他之所以没有穿衬衣,是因为他总是把它留给需要的人。(弈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